邢台县某部门胆大妄为 派出所内炸药变锯末毁灭

2017-04-20 17:35

来源:今日头条

2017年4月6日,曾有多家媒体报道邢台县涉黑人员杨建亮多种恶行,打人骨折、私制炸药、私挖滥采,冲击军事管理区,然而就这样一个犯有累累恶行的不法分子分子,仅仅在监狱内呆了两年多,就又出来祸害当地百姓了。据知情人透露,杨建亮胆敢如此嚣张妄为的原因是他有一个大保护伞:邢台县原常务副县长张新明是杨建亮的叔丈人(杨建亮岳父的哥哥)。同样,邢台县公安局一贾姓局长也是杨建亮的靠山之一。该人利用自己权力,为杨建亮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保驾护航,对杨建亮违法犯罪行为有案不查、压案不办、毁灭证据、重罪轻罚。

 
 
 非法炸山采石 开制式警车放哨
据邢台县太子井乡西柏山村村民李明(化名)描述,2012年1月31日晚,杨建亮伙等人在该村郾沟处装炸药炸山,原邢台县刑警二中队队长任为民司机小梁驾驶冀E1623警制式警车载着王立杰、杨雪来两人在不远处放哨。李明向太子井派出所举报,但是没想到时任派出所所长胡延东只是象征性的带走了王建军等三人,做完笔录就被杨建亮保了出来。杨建亮团伙中的马某说:“当时的炸药不是正规的,总共有2000多斤炸药,40个电雷管,派出所只扣了两袋没装完的炸药和6个电雷管,剩下的我当时就引爆了,而且崩出了一大片青石”。

 
 
 

据知情人士透漏,杨建亮在西柏山村郾沟处炸山是伙同邢台县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中队长王振力及原刑警二中队队长任为民、派出所长胡延东一起经营的。
炸药成锯末 民警派出所内换样品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邢台县公安局曾委托河北云山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检验太子井派出所扣押的炸药,检验报告显示送检品属于非正规厂家生产的炸药,具有爆炸力。杨建亮等人为了减轻处罚,买通太子井派出所所长胡延东及指导员张巍,把扣押的炸药样品换成了锯末,致使最后鉴定书认为送检材料不是自制炸药,不具备爆炸性能。
  一位侦办此案的专案组民警说:“不具备爆炸性能把山上的青石炸了?经过专家估算,当晚炸山超过3000?,不是炸药是什么?我们辛辛苦苦办的案子就这样被人毁了。”
  恶行累累 多次打人至轻伤
2006年11月28日下午,杨建亮、孟林杰、苗元朝、王胜强在太子井饭店门口因堵车一事与城计头信用社安庆亮发生纠纷,后将路过调解的王清军打伤,并将其汽车砸坏后逃窜。2006年12月12日,经邢台县法医损伤鉴定中心鉴定:伤者王清军颅脑损伤致蛛网膜下腔出血属轻伤;2006年12月4日,经邢台县涉案物品价格鉴定中心评估,被砸坏的汽车价值人民币5998元。

2006年12月15日14时许,因石子厂法人整合一事,杨建亮、王胜强、王立杰等人到王小军石子厂,使用钢管将王九生左臂、左小腿打骨折。2007年1月11日,经邢台县公安局法医损伤鉴定中心鉴定:伤者王九生左尺骨及左腓骨骨折属轻伤。2006年12月15日18时,杨建亮等人在桥西区建设路于太行路交叉口将王久生农用车点燃后逃窜。
  这两起案件都在太子井派出所民警的威逼利诱下被迫接受调解,甚至出现当事人不同意亲属代签字的情况。
  气焰嚣张 冲进派出所内打人
  2010年9月14日,杨建亮伙同王立杰、王立刚等人在龙泉寺村持钢管对夏乃玉、夏音等四人进行殴打,并砸坏牛江涛驾驶的出租车。当龙泉寺派出所民警把受伤四人带回派出所后,杨建亮等人又冲进派出所办公室,当着民警的面把夏乃玉和夏音打到躺在血泊之中。然而尽管如此,暴行确仍未结束。民警送夏乃玉等人去医院时,杨建亮等人手持钢管再次对他们进行殴打。最后,四人因害怕报复被迫接受派出所的调解,四人不再要求追究杨建亮等人的一切责任。
 
  冲击派出所及军事管理区
 
  2013年3月19日晚,杨建亮纠集王立杰、李春将等几十人驾驶私家车租用出 租车和中巴车等交通工具到邢台县太子井乡围堵太子井派出所, 将派出版玻璃砸坏、将武警汽车轮胎气放掉,严重影响了太子并 派出所的卫常工作。当晚在太子井派出所处理此事的同时,杨建 亮又带领几十人手持砖头、棍棒等工具冲击邢汾高速武警交通七支队六标项目部,达3小时之久,严重干扰了武警部队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秩序。
 
自2006年打人开始至2013年冲击派出所及军事管理区结束,长达七年的时间,造成如此累累暴行的原因邢台县公安局是否充当了保护伞?我们国家是法制国家难道执法机关明目张胆的敢对法律进行践踏?希望有关部门对杨建亮为首的黑社会团伙给予打击,还百姓公道,还社会安宁,树立执法机关的威严,真正做到依法治国,为人民服务。记者将持续关注报道!
附:杨建亮个人介绍
  杨建亮,男,邢台县太子井乡峰门村人,曾是邢台县政协委员。2008年因寻衅滋事罪被邢台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2014年又因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聚众扰乱军事管理区秩序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然而此人出狱不久便强行霸占多个磨石子厂,并且私挖滥采,破坏山体,横行乡里,飞扬跋扈,气焰极度嚣张,附近村民敢怒不敢言!